星期日, 8月 16, 2009

鋼琴

終於第一次踏上這個夢想已久的領域,自己決定了老師、琴房,
不知道為什麼異常緊張。

離開在山葉學琴也有 15 年了吧。 手指完全僵硬。
也好,讓我完全拋下電子琴的記憶,重新來過。也不會有被過去壞習慣影響的問題。


很幸運地遇到也是走作曲的老師,一路上也始終有許多音樂前輩給我建議。

要長久一直走下去。
一定要練好。

星期六, 8月 15, 2009

奉獻是唯一的解藥

這些年,不斷尋找某一個解答。

又一個失眠的夜晚,思緒正往木柵山區飄。腦中忽然冒出一句話:「奉獻是唯一的解藥」。
是它嗎?

似乎懂了<三杯茶>裡的故事。
我們不需要像<轉山>所提到的,去「尋找沒有思念的地方」。
蒐集值得思念的,才是正解。

星期三, 8月 12, 2009

颱風後的一點省思

科技工作的意義是什麼?
如果辛勤工作只為公司帶來了更多財富,而世界上辛苦的人們不會過得比較好,那有什麼意義?

我的成果帶給了誰什麼?或只是微不足道?

這些財富促進了經濟發展?是讓貪財者更加花天酒地。
科技讓人生活便利?只是少數人的享樂。

除了為了自己往後的人生存錢之外,再給我多一些好理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