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日, 2月 01, 2009

年假桃園中壢趴趴走

初一,因為泡在書店買書,沒發現什麼神奇的事。那天諾貝爾沒開,丸升搬家了。


初二,下午五點多,披頭散髮,滿臉鬍渣就出門了。本來要到啡文館嗑個咖啡兼處理公司的事,但是它沒營業,門口也沒貼哪天開始營業。呼,看來我得每天都來逛一圈了。

離開啡文館之後,順道逛了諾貝爾〈今天開了〉,一路尋找有沒有咖啡廳。逛到了統領,竟然遇到某高中同學!我們一時都叫不出對方名字,只好互相自我介紹一下。她好像很驚訝我怎麼變一副流浪漢樣,我只好害羞地快快離開繼續尋找咖啡廳。來不及留下聯絡方式真可惜。嘿!不知道明天會遇到誰,好期待!果真在桃園很容易遇到武陵的同學。

接著逛到了FE21,一樓有一間小小的星巴克,看來擠不進去了。其它每一層樓逛完也沒看到可以坐下來上網的地方。最後放棄了,往統領對面的麥當勞前進。

正走進麥當勞門口,一個中年大叔攔住我,用道地的台語問:「少年耶,咩叫學生妹摸?金水耶喔!」。我大驚,曾幾何時這種生意跑到麥當勞前來招客了?我看起來有這麼需要嗎?滿心無奈著這社會的混亂,一時不知道如何應對。幸好剛看過海角七號不久,我只好學田中千慧用道地的日本口音說:「我聽噗懂胎語!」。換大叔愣了一下,我就趁機走進麥當勞了。進門後我回頭,本想拿出超高畫素的照相手機把他連毛細孔都拍得清清楚楚,交給警察。可是他已經飛快地跑掉了。真不愧是做這行的。

唉希望那些女學生沒事才好,真希望她們不是被逼的。這些違背社會期待的人們,對人生的期待又是什麼呢?

話說回來,就算真的照到了,他也是死不承認。警察應該多顧一些像我這種長得很需要的人來抓壞人的。Human Trafficking〈人肉販子〉,這部才剛看過不久的電影,好似活生生出現在我的生活。

麥當勞的三樓重新裝潢過了,一切變了很多,蠻寬敞漂亮的,也沒什麼人。吃著薯條,試圖整理這凌亂的世界,久久無法專心。

「呼,回家吧!」,我告訴自己。今天夠了。


初三,很難得上午有陽光,跑出去公園作日光浴。下午和爸打球,練習開爸的車。沒什麼神奇的事。

初四,跟姜約中壢。吃中壢艾提cafe,真不錯的一家店。

傍晚姜回去了,我在中壢站前第五月台喝茶上網。低消$120,有免費的無線網路可用,但網路非常慢,所以這篇打得很辛苦。

看看今天會不會有有趣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