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11月 07, 2009

掰咖記(下)



就在掰咖記(上)跛腳螃蟹暢遊台北的兩天過後,我發覺腳好像不痛了。
於是再次在下班後跟同事挑戰了中正紀念堂往返路跑。

跑了大概一百公尺之後,就掰咖了。
左腳每踩一下就痛,中途好幾次想放棄。

但是實在很想跑完啊,於是餘下的 4.9 公里我就靠右腳蹬著跑,左腳幾乎不出力地滑行著。

最後這個一蹬一蹬的人終於就跳啊跳的,沿著仁愛路跳回來了。
回來後我立刻發現不但左腳膝蓋痛,右腳肌肉也因為施力太多而不聽使喚了。


最後還是一樣的戲碼,掰咖螃蟹在深夜慢慢地從萬芳醫院站爬回家。

幾天後我就去看醫生了,開始了復健的治療。
雖然不太相信復健這東西,不過當作下班後去運動也不錯。

掰咖記到此告一段落,但是還有後續。
今天開始練舞,跳吉魯巴。由於大量使用膝蓋蹲蹬,又開始掰咖啦 XD

掰咖記(上)




看來坡地對膝蓋的傷害真是不容小覷,加上我都是穿一般休閒鞋跑,也許沒有感覺,但其實膝蓋一直慢慢磨損中。

掰咖了。

上個星期開始覺得左膝蓋越來越怪,但是我不管它,照例下班後跟同事去跑。
這回的路線是公司到中正紀念堂,來回差不多正好五公里,是直線,比到大安森林公園好跑。順便跟朋友拿週末 <吉娃斯 -- 迷走山林> 音樂劇的票。

去時跑的有點急,漸漸開始左膝每踩一步就痛,只好用走的。回程時竟然痛到無法走,但是又沒帶多餘的錢。幸好我發現學螃蟹走路比較不會痛,所以當晚就有一隻螃蟹沿著仁愛路走了 2.5 公里回到公司。

好不容易換好衣服,搭捷運回到萬芳醫院站,真正的痛苦才要開始。
萬芳醫院站到租屋處不但有十多分鐘路程,還要爬一段山坡。(誰叫我要選擇住在山坡上呢)
加上我又貪吃,先往反方向走去買麥當勞。

因此又出現一隻掰咖螃蟹沿著興隆路買了麥當勞再慢慢爬回家。

這段路真是地獄,兩公斤重的 macbook 背在肩上,第一次讓我想丟棄它。

這隻螃蟹到家時已經十二點半了吧。



接下來的兩天我就靠小黃上班了。

星期六, 10月 31, 2009

[鋼琴掰咖班] 不順







最近實在太不順了。

除了跑步跑一點腳就掰咖之外,琴也驗收得亂七八糟。

永遠不要認為自己合格了。


不能再浪費時間在沒意義的事情上。
我要開始規定自己,每天沒練滿三小時不准睡。

星期四, 10月 22, 2009

Hey.



無論作什麼決定,我會在這裡支持著你。
有任何需要就說一聲吧。

星期二, 10月 20, 2009

A Cappella -- 2009 國際重唱藝術節

第二次接觸 A Cappella,
2009 國際重唱藝術節 國內賽與國際賽,滿滿一整天的音樂饗宴。

音樂的美是我無法用拙劣的文字表達的。
聽完之後的感想 -- 我今年活得夠本了!

星期一, 10月 12, 2009

[鋼琴幼幼班] 神奇的躍進


照片是西門紅樓小劇場。聽「不理性音樂會」時拍的。

這週練習的時間並沒有比較長,徹爾尼還是一樣練得很辛苦,直到上課前都還彈不順。
哈農也是根本連 ♩=60 都還沒辦法完整彈出來。

由於時間都花在徹爾尼,上課前,兩首小曲的進度只來得及各 Run 過幾次。

最終我抱持著「糟糕了,又浪費了一週,辜負了老師」的心態去琴房。
課前在琴房有 15 分鐘的練習時間,打開節拍器先來 ♩=120 兩拍對一拍的哈農,意外地非常順暢。
接著就挑戰節奏常常會亂掉的 ♩=60,竟然也順利完成了。


驗收徹爾尼前,我根本連一次都還沒順利完成過(對於雙手旋律還是不習慣),沒想到驗收時穩穩彈,竟然順利彈完了!

兩首可樂弗小曲也順暢地完成。 


由於都過關了,這週的新進度很多,但非常開心!
還是有些大缺點:小曲的表情沒做完整、哈農下行音沒有粒粒分明。 繼續努力吧!

星期日, 10月 11, 2009




嘉中、師大、鈴鐺、道整合唱團、Excito 樂團、武友會、輔大、球隊、EOffice、社群、課業、工作、研究所...

每個夜晚,你檢視著一個個破碎的夢。
是怎樣的年幼無知,讓你匆匆放棄一切?
你想要補滿的缺口,從何補起?


將野心化為堅定不移的心,相信一切會好轉。

當畫滿一個圓,我就能坦然入眠。

星期六, 10月 03, 2009

[鋼琴幼幼班] 中秋夜之狂戀




本想今晚要練琴到八小時的,但時間晚了。
寫個網誌警惕一下吧,以後千萬不能再這樣臨時抱佛腳了。

這個星期工作較忙,加上又開始練跑,心思分散了,造成一直到星期四,我都還沒練到琴。
 
星期五,中秋前夕,因為公司要消毒,很難得地早早在五點半就被趕下班了。我也心繫明天的課程、還有幾首都沒練的曲子,就不再逗留,趕緊回家。路上吃個晚餐,到家時才六點半,頓時感覺自己像擁有全世界一樣。

接著就培養了一下情緒,大概七點多開始練琴。伴著鄰家傳來的陣陣烤肉香,又是個孤單的中秋,卻也自得其樂。真是好久沒這麼過癮了,可以專心地往夢想的路走(但中途還是跑去買個點心吃)。過程中,似乎是找回了一些音樂性,練可樂弗時感覺順暢了一點,但徹爾尼還是讓我有些難熬。

(照平常的時間,培養完情緒大概就一兩點準備 zZZ 了)

總之把握住時間,很過癮,要繼續保持。
還是有兩首沒練完,明早繼續!

星期六, 9月 26, 2009

坡地練跑

剛剛發現太魯閣馬拉松名額滿了。呃啊....一直想著要報名,卻沒有行動,不知不覺就錯過了。

最近也少打網球了,少作會使用到手的運動,為了保護我自稱的「黃金左手」來彈鋼琴 XD

自從四個月前搬家到文山區萬芳醫院捷運站附近後,我住在一個山坡地上的社區。興起了我想在坡地練跑的念頭。目前是平均每隔幾天會去跑一次。山坡地的跑步跟平地真是不能比的,很快就超喘了。一般的配速、留體力,根本派不上用場。無論怎麼留力,還是只能多撐一下下。最近社區的鄰居大概常會看到一個氣喘如牛、衣衫不整的人,半夜在跑山坡。但我已經練到完全不管這些人的眼光了,即使他們覺得我是怪咖。不過,嗯,我的確是怪咖,很遜還硬要跑的怪咖。

目前最高記錄還是跑到四趟而已,一趟的定義是:跑上山,走下山一次算一趟。可別小看走下山,它可不輕鬆呢。走下山時可以讓喘氣稍微平穩,但是腳可是無法休息的,甚至會讓腳更吃力。 到第三趟或第四趟的時候,二吸二吐已經完全供不應求了,加上頭會開始暈。最後,只能說是撐到完。全程大概十分鐘以內,實在很短,但很難再繼續。

一方面也感覺體力大不如前,喘可以忍,腳酸也可以忍,但跑著跑著會開始頭越來越暈,這個部分就忍不了。會造成意志力快速下降。記得過去即使再喘,也不會頭暈的,看來真的是身體哪邊出了什麼問題。

最近因為同事的邀約,大家一起報名了 2009 MIZUNO馬拉松接力賽, 真是蠻有意思的。第一次知道馬拉松也有接力賽。 每個人跑五公里左右來接力,總共八個人,合起來是一個全馬的距離 XD。 這樣子我以後可以說我跑過全馬了嗎?蠻特別的是,限制其中特定的兩棒要是女生。大家加油!一群沒日沒夜的工程師和 PM ,要得名次是不太可能的,但是也要挑戰一下自己。


為了這個比賽,高手同事問我,我跑 5 公里要多久。 讓我思考了很久,發現自己自從國中運動會的 5KM 比賽得到不錯的名次之後,就沒有認真跑過 5 公里了。 上次跟 paddy 參加舒跑盃 9KM 也是邊走邊聊天。嗯,最近該找個好地點認真地練一下了,一直跑山坡不是辦法。

萬芳醫院這附近的平地跑步地點,還在尋覓中。

還有個有趣的點,我跟同事邀約說,我們找十幾個人,每個人在台灣的一個地點,一個人跑一趟全馬的距離接力,合起來剛好繞臺灣一圈,變成超馬。

星期三, 9月 23, 2009

[鋼琴幼幼班] 打好基礎的學習

音樂教學上,有許多老師分享成人學音樂的通病:成人學琴容易在基礎沒打好時,就想要速成去練好一首他喜歡的曲子。 也很多人說像哈農這樣的手指練習很無趣。

但這些卻都沒有發生在我身上。

我覺得哈農實在太有趣了。
我很喜歡感受自己「實實在在地進步」。手指練習和視奏練習是目前最讓我有成就感的。即使我可能要練數個小時甚至好幾天,才感受出那麼一丁點進步,不過這些進步實在是帶來無比的快樂。這些基本功是否會讓我未來練大曲子的過程中受用無窮?我還不知道。但是真的很快樂!

每週都有幾首小練習曲作為進度,最近深感練習時間不足。常常下班之後好累,一坐在鋼琴前,沒什麼 fu 練習,也懶得拿出琴譜來。就只想好好地、無腦地練哈農。也因此進步很緩慢。
前輩們都說,練琴絕不能「無腦」,要不停用心聽音色、感受觸鍵,並思考是否完美?要如何改進?我想這點的確是我目前的瓶頸。期許自己無論這個練習多麼單純、無論多累,都要用心練、用腦練。

前天上課時,老師聽完我彈得還算順的第一首哈農與幾首零零散散的小練習曲(包括撤爾尼、可樂弗、巴爾托克等教本的曲子)之後說:「哈農進步很多,但不要把時間都花在哈農了,以後要先練其他的。」

但對我來說,實在是感嘆視奏能力不夠,這些簡單的練習曲,只要稍有視奏能力,應該不需要練習就要正確彈出來。其實是有練習的,只是不夠熟練以至於隔了好一段時間再來驗收時,已經忘記本來的感覺而斷斷續續了。發現自己仍然是使用小時候在 YAMAHA 養成的壞習慣,依靠記憶!希望視奏能力快些練起來吧!需要多點時間!


其實我是過分地喜歡「有意義地學習」,卻不見得有「聰明地學習」。拿學生時代為例子,每當要大考前,有些教授會直接在課堂上勾考試題目與重點,並且強調要把打勾的這些部分背熟,考題一定從這裡面出,其他地方不用念。
但這種方式對我來說毫無吸引力,即使知道只會考這些,我仍是不甘於這樣子學習,一定要從頭到尾原原本本地讀過、算過、全盤理解才會開心。以致於總是來不及看真正會考的部份,老是拿低分。

國中高中也因為如此被英文老師盯上並且挨了不少板子,因為我總是沒有背隔天就要考的單字,而跑去自己找喜歡的英文文章來看,或是買一堆生活英語、遊學英語相關的書籍來讀。

許多朋友說我不適合臺灣的教育體制...嗯,我不知道。
家人說我不懂得輕重緩急...的確,這一直是我最想改善的部份。現在還沒睡在上網,就是不懂輕重緩急。

當兵時我唯一學到的東西就是,「在什麼體制下,就要怎麼過生活。」這樣的學習也許讓我比較安於現實了,但也的確變笨了很多。

但...等著吧,天生反骨終究又會浮出水面!



扯遠了。

星期六, 9月 12, 2009

[鋼琴幼幼班] 新玩具 YAMAHA P-140 電鋼琴


兩個星期前在敦煌樂器買了 YAMAHA P-140 展示琴 (是的,現在已停產了~),還把房間佈置得像琴房一樣。目前為止很滿意。就來分享一下買琴的過程吧。


上上週末去鋼琴老師那上課時大感挫折,雖然早就去過琴房亂彈幾次,知道琴鍵的重量,在課堂上還是無法駕馭。

回來之後,我立刻搬出電子琴,決心好好練手指。但哈農一彈下去,立刻疑惑了,「我是在按紙片嗎?怎麼完全沒感覺。」驚覺這樣子練下去,效果有限。

讓我們來看看 CASIO 小弟 (這譜當然只是擺好看的,剛從便當盒底下抽出來擺)

我也已經找了幾個月的琴房了,有幾間不錯的選擇,價格跟地點都可以接受。本想去租琴房練習,然而每天下班後,差不多琴房都要關門了。也就是說我只有週末能練琴,實在是會趕不上進度,辜負老師的用心。我不是音樂神童,也已經年紀一把吸收不良了。唯一的路是 -- 「苦練」但沒有琴也行不通啊。

其實已經到處看電鋼琴幾個星期了,本來想從 KORG SP-250 跟 YAMAHA P-140 中擇一。然而 SP-250 店家沒有貨,賣的地方也少。 P-140 則是問到阿通伯樂器剩下最後兩臺銀色新品,敦煌剩下一臺黑色展示機。基於比較喜歡黑色,週六晚上到現場去搗蛋試彈兩個小時候,還是把它搬回來了。

嗯,整臺琴還是比想像中的重很多,搬回來與組裝時花了不少時間。組裝後還蠻有質感的。總算能安心練琴了。
兩個星期來一切順利,也勉強跟上老師給的進度。上班回來後,即使晚了我也能戴耳機練琴。

僅有一些小小的疑問與遺憾是:
1. 為什麼敦煌的展示琴(已展示半年)會跟阿通伯的新琴價格一樣啊? ~"~ 據說是同老闆?但我實在太想要黑色琴了,還是帶他回家。

2. 敦煌的老闆啊,謝謝你因為找不到琴的踏板而送我比較高一級的踏板。不過...我的 P-140 譜架找到了沒 Orz. 記得通知我。 一直把譜倚靠著牆壁立著練實在是不太方便呢。雖然也什麼沒在看譜的。

(很早就要打這篇了,但被抓去下棋就下到現在了 @@ 嘆...這時間應該拿來練琴的)

晚安,明天又是快樂的鋼琴課。

星期日, 8月 16, 2009

鋼琴

終於第一次踏上這個夢想已久的領域,自己決定了老師、琴房,
不知道為什麼異常緊張。

離開在山葉學琴也有 15 年了吧。 手指完全僵硬。
也好,讓我完全拋下電子琴的記憶,重新來過。也不會有被過去壞習慣影響的問題。


很幸運地遇到也是走作曲的老師,一路上也始終有許多音樂前輩給我建議。

要長久一直走下去。
一定要練好。

星期六, 8月 15, 2009

奉獻是唯一的解藥

這些年,不斷尋找某一個解答。

又一個失眠的夜晚,思緒正往木柵山區飄。腦中忽然冒出一句話:「奉獻是唯一的解藥」。
是它嗎?

似乎懂了<三杯茶>裡的故事。
我們不需要像<轉山>所提到的,去「尋找沒有思念的地方」。
蒐集值得思念的,才是正解。

星期三, 8月 12, 2009

颱風後的一點省思

科技工作的意義是什麼?
如果辛勤工作只為公司帶來了更多財富,而世界上辛苦的人們不會過得比較好,那有什麼意義?

我的成果帶給了誰什麼?或只是微不足道?

這些財富促進了經濟發展?是讓貪財者更加花天酒地。
科技讓人生活便利?只是少數人的享樂。

除了為了自己往後的人生存錢之外,再給我多一些好理由。

星期日, 2月 01, 2009

年假桃園中壢趴趴走

初一,因為泡在書店買書,沒發現什麼神奇的事。那天諾貝爾沒開,丸升搬家了。


初二,下午五點多,披頭散髮,滿臉鬍渣就出門了。本來要到啡文館嗑個咖啡兼處理公司的事,但是它沒營業,門口也沒貼哪天開始營業。呼,看來我得每天都來逛一圈了。

離開啡文館之後,順道逛了諾貝爾〈今天開了〉,一路尋找有沒有咖啡廳。逛到了統領,竟然遇到某高中同學!我們一時都叫不出對方名字,只好互相自我介紹一下。她好像很驚訝我怎麼變一副流浪漢樣,我只好害羞地快快離開繼續尋找咖啡廳。來不及留下聯絡方式真可惜。嘿!不知道明天會遇到誰,好期待!果真在桃園很容易遇到武陵的同學。

接著逛到了FE21,一樓有一間小小的星巴克,看來擠不進去了。其它每一層樓逛完也沒看到可以坐下來上網的地方。最後放棄了,往統領對面的麥當勞前進。

正走進麥當勞門口,一個中年大叔攔住我,用道地的台語問:「少年耶,咩叫學生妹摸?金水耶喔!」。我大驚,曾幾何時這種生意跑到麥當勞前來招客了?我看起來有這麼需要嗎?滿心無奈著這社會的混亂,一時不知道如何應對。幸好剛看過海角七號不久,我只好學田中千慧用道地的日本口音說:「我聽噗懂胎語!」。換大叔愣了一下,我就趁機走進麥當勞了。進門後我回頭,本想拿出超高畫素的照相手機把他連毛細孔都拍得清清楚楚,交給警察。可是他已經飛快地跑掉了。真不愧是做這行的。

唉希望那些女學生沒事才好,真希望她們不是被逼的。這些違背社會期待的人們,對人生的期待又是什麼呢?

話說回來,就算真的照到了,他也是死不承認。警察應該多顧一些像我這種長得很需要的人來抓壞人的。Human Trafficking〈人肉販子〉,這部才剛看過不久的電影,好似活生生出現在我的生活。

麥當勞的三樓重新裝潢過了,一切變了很多,蠻寬敞漂亮的,也沒什麼人。吃著薯條,試圖整理這凌亂的世界,久久無法專心。

「呼,回家吧!」,我告訴自己。今天夠了。


初三,很難得上午有陽光,跑出去公園作日光浴。下午和爸打球,練習開爸的車。沒什麼神奇的事。

初四,跟姜約中壢。吃中壢艾提cafe,真不錯的一家店。

傍晚姜回去了,我在中壢站前第五月台喝茶上網。低消$120,有免費的無線網路可用,但網路非常慢,所以這篇打得很辛苦。

看看今天會不會有有趣的事。